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白银霸主 第六百七十六章 收服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7:09

白银霸主 第六百七十六章 收服

马厩之中一片安静!

严礼强气定神闲的站在草地上,只有被严礼强甩飞的那匹犀龙马打着响鼻,在草地上翻滚了半圈,把草地磨平了一片之后,又快速的翻身站了起来。

那匹犀龙马似乎被严礼强激怒了,在站起来之后,双眼死死的盯着严礼强,在甩了甩头,身上的皮毛快速的抖了一遍之后,喘着粗气,用马蹄在地上重重的刨了几下,长嘶一声,就再次朝着严礼强撞了过来,四蹄翻滚,泥土四溅,那速度,那冲击力,简直就像一辆肉坦克。

“礼强小心……”在远处看着的小李子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看着冲过来的犀龙马,严礼强身体微微下蹲,肩膀下沉,在那匹犀龙马冲过来的时候,猛的用自己的肩膀顶了过去,和那匹犀龙马强壮厚实如盾牌一样的胸脖部位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那匹犀龙马的力量虽大,但是比起修炼了《十龙十象神功》,此刻丹田之中已经凝聚九象之力的严礼强,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比。

严礼强没有动,在巨大的冲撞力量之下,只是双脚的脚背一下子就陷入到了草坪的土里面,而那匹冲过来的犀龙马,则嘶鸣一声,被严礼强再次重重的撞翻在了地上。

刘公公府上的那些下人眼睛都看直了。

这一次,严礼强没有再让那匹犀龙马冲过来,而是一步就跨到了那倒地的犀龙马的身边,那匹犀龙马刚刚一爬起来,严礼强就一拳擂在犀龙马的头上,直接把犀龙马打倒在地,还大声喝问道,“服不服?”

犀龙马嘶鸣着再次爬起,然后又被严礼强一拳轰翻!

“服不服?”

性子暴烈的犀龙马再想爬起,又是一拳打翻!

“服不服?”

没有第四次,严礼强直接抬起一只脚,踩住了犀龙马的马身,那匹强壮的犀龙马,一下子就像是被巨石压住的乌龟一样,只能在地上挣扎嘶鸣,四蹄乱踢,把草地上都刨出了几个土坑,想要翻身,却已经不可能,严礼强踩着它的那只脚,根本让它的身体动弹不了分毫。

那犀龙马足足在严礼强的脚下无力挣扎了七八分钟,最后看到它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弱,精疲力竭,严礼强才抬起了脚,让那匹犀龙马一下子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犀龙马打着响鼻,甩着脑袋,看着严礼强,却没有再做什么攻击性的动作,反而还用头来严礼强的身上磨蹭。

严礼强摸了摸那匹犀龙马的脑袋,微微一笑,然后一翻身,就直接骑到了犀龙马的马背上,双腿一夹,让犀龙马在草地上不紧不慢的绕了两圈,随后让马停下,才跳下马背,来到刘公公面前,对笑了笑,“这犀龙马现在可以骑了……”

刘公公从头到脚又打量了严礼强一眼,叹了一口气,“礼强你这降服犀龙马的手段,真让人大开眼界,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马师降服不了它,这犀龙马果然也只有礼强你这一身神力才能降服得了,对了,这犀龙马还没有名字,礼强你就给他起个名字吧?”

严礼强想了想,“我有一匹犀龙马叫乌云盖雪,这匹犀龙马通体雪白,皎洁如雪,马颈上又有鱼鳞龙纹,身有化龙之相,干脆就叫彩云追月吧!”

刘公公回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彩云追月,嗯,这名字不错,和这匹犀龙马倒也贴切,礼强你取的这名字倒也雅致……”

“公公见笑了!”

“嗯,光有马没有披挂也不行!”刘公公说着,就直接吩咐身边的小李子,“小李子,去和库房的掌库说一声,把我上次收藏的那一套从摩罗国来的黑金皮的马具拿来,给这匹犀龙马披挂上去,呆会儿你们回去的时候,礼强就可以骑着这马回去了!”

“还是公公想得周到!”小李子拍了一句马屁,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连忙去给那马匹张罗马具去了。

严礼强一脸不好意思,“公公,这实在太贵重了,我今天来你这里一趟,原本是来拜访你的,你这么一弄,却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刘公公佯怒的看了严礼强一眼

,“你跟咱家还客气什么,那年礼强你万里迢迢给咱家送来制造局的四轮马车,让咱家在这帝京城里成为除陛下之外第二个能坐上四轮马车的人,给咱家涨了不少脸,咱家也没有跟你客气,不就是一匹马么,你倒跟咱家客气起来了,你要再这么客气,咱家可要生气了……”

“那制造局现在有了一款新改进的四轮马车,跑起来更安静更舒适,公公喜欢的话,我让制造局专门给公公定制一辆送来……”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咱家现在虽然替陛下管着那御马监,但说实话,比起马来,咱家还是更喜欢礼强你弄出来的西轮马车,既舒适,又体面,还不畏风雨,比骑马可舒服多了……”刘公公大笑起来,拍着严礼强的肩膀说道,“中午就别忙着走,我让府里准备了午饭,今日我可以和礼强你好好喝一杯!”

……

一直到了下午,在刘公公府上吃过午饭,带着刘公公送的各种“礼物”的严礼强才和刘公公告别,离开了刘公公的府上。

上辈子严礼强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太监要么十恶不赦,要么阴阳怪气,就没有几个正常人,但这辈子接触下来,至少对严礼强来说,他还没有遇到过让他讨厌的太监,至少他遇到的太监,对他都挺客气的,大家相处也还愉快。

和刘公公的这次见面,很有必要,除了维护了和刘公公的关系之外,通过刘公公,严礼强和皇帝陛下因为之前闹僵的气氛,也一下子缓和了下来,从刘公公府上出来的严礼强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次,念蛇在身,刘公公脑袋里有什么想法,都逃不过严礼强的察觉,说实话,如果今天不是严礼强自己应对得当重新和皇帝陛下缓和了关系的话,那么,此刻他面对的,有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那另外的一个结局,虽然不会要他的小命,但皇帝陛下一个命令,却可以让他在西北和甘州数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自己还挺有当韦小宝的潜质啊……”骑在神骏的彩云追云的身上,严礼强自嘲的想着。

帝京城的大街上,那些排着队喝元气汤的队伍还在,而且队伍依然还很长,完全不见少一些,笼罩在尸瘟恐惧中的帝京城,因为这元气汤,一下子似乎变得活泼了起来。

回到鹿苑的时候,太医院的元气汤,甚至还送了一桶到鹿苑里来,重新变身成李公公的小李子就组织鹿苑的人排队喝汤,还专门给严礼强送了一大碗来,严礼强当然不怕什么尸瘟会感染到自己,那元气汤他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所以也没有喝,而是把小李子送来给他的元气汤直接送给了给自己送晚饭的几个仆役……

后面的几天,严礼强就算身在鹿苑,听到的最多的消息,也是关于元气汤的,除了帝京城之外,太医院熬制的元气汤,每日络绎不绝的被马车直接被送到了京畿各地,在官府的组织安排下,各地百姓每天都感恩戴德,排着队喜迎元气汤的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的功夫,皇帝陛下南巡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这些天,严礼强每天都在鹿苑之中刻苦修炼,有时间的话就去鹿苑的马场遛一遛彩云追月,日子倒也不算难熬,而自从元气汤出来之后,白莲教散布的血尸,却是越来越少了,不知道是不是怕了元气汤的威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帝陛下南巡的日子越近,严礼强的心中反而越加的不安起来,严礼强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忽略了什么东西……

江门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三亚治疗盆腔炎方法
蚌埠牛皮癣治疗方法
江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三亚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