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极品相师 第566章 愈加悬殊

发布时间:2019-09-25 16:59:39

极品相师 第566章 愈加悬殊

c_t;许如轩的话无懈可击,他把所有对自己不利的可能‘性’都想到了,以免被人抓住把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若是随随便便的就把第一次的投票作废,那些票被付诸一炬,而第二次投票结束之后许如轩依旧当选家主,许如脊明着不敢如何,暗地里肯定会散布流言,表示许如轩假家主之权,强令族人改票,使其可以延任。而第一次的投票也无从可查了,就算是族长,恐怕也很难完全站在许如轩那一边。

众人先是不解,但是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许如轩的想法。

众人不由暗暗点头,心道许如轩果然行事周详,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为人诟病之处。

只有确定第一次投票是许如轩当选,第二次的投票才有意义,否则,岂不是成了家主以权谋‘私’了?

而为了不让第一次投票的结果影响到第二次的投票,计票后却不立刻公布,否则,也会为人诟病以第一次计票的结果影响第二次投票reads;。

来了这么一手,就几乎可算是彻底杜绝了事后有人以此矫情的可能‘性’。

刚才觉得许如轩太不懂得把握形势的大爷许向东,此刻却是心中暗暗赞许,心道难道说许如轩有足够的把握继任家主之位,因此才故作大方,以免未来这四年会有人一直以此成为不满家主的借口?

看着族中专‘门’负责计票的人将木桶之中的木筹全部取出,三人互成犄角之势,开始清点所有的票数。

很快,票就计完了,随即有人望向许如轩说道:“就差家主你的一票了。”

“我这一票,投给如脊,不光是这一票,接下去重投的一票,我也投给如脊。”许如轩背着双手,极有大将风度。

不少人看到他如此形状,都是暗暗颔首,但是许如脊却是暗暗冷哼,心说你在这里故作姿态,你明知道

极品相师  第566章 愈加悬殊

,要么是你大胜,要么是我大胜,今年很难再出现和前次一样票数极其相近的情况了。否则,你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许如脊这绝对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知道,四年前,他和许如轩竞争家主之位,他仅以两票之差败北,可许如轩依旧是把票投给了他。若非如此,二人相差就不是两票,而是四票了。

计票者自此宣布新一轮的投票开始,又给众人发下木筹,到许如轩的时候,他一摆手,表示就当是明票,那人也就在悬挂在墙壁之上的白纸之上,许如脊的名字下方划下了重重的一横。棉花糖

很快,新一轮的投票也结束了,计票三人依旧是将木桶之中的木筹全部倒出,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要公开唱票的。

虽然每次都是三个候选人,可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主要的竞争者就是许如轩和许如脊这一对堂兄弟。

两人的票数迅速攀升,而第三人的票却一直都只有寥寥可数的两票而已。

票数统计的很快,一开始许如脊还跟许如轩呈胶着‘交’替上升之势,可是很快,许如轩的票数就明显领先于许如脊了,到了桌上只剩下不多的木筹之时,许如脊也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就算剩下的票全都是投给自己的,他也不可能战胜许如轩了reads;。

许如脊不明白,他将目光投向有权投票的每一位,目光里包含这满满的质问。

计票的结果出现了,许如轩以绝对的优势赢得了这次的家主之选,继任家主之职,新的四年任期开始。差距大的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吃惊,许如脊所得到的票,竟然不足许如轩的三分之一,到了半程往后,几乎所有的票都记在了许如轩的身上,这让人觉得就像是三名计票者动了手脚,许如轩的当选根本就是一场黑幕一般。

许如脊还有最后一丝的希望,就是希望第一次的投票,他可以战胜许如轩,那么,按照许如轩刚才所说,将会按照第一次投票的结果为准。可是,看着这第二次的投票,许如脊以为自己再度出现机会,结果都是如此之大的差距,第一次投票的结果可想而知。

计票者宣布了票数,然后,他们又宣布了第一次投票的结果。

让人意外的是,这第二次投票,竟然比第一次投票的悬殊还要大。

第一次投票,许如脊好歹还获得了接近三分之一的票数,而许如轩不过是翻了他一倍而已。而第二次投票,结果却悬殊更大,这也意味着,第一次原本投给许如脊的人,其中不少都将自己的票改投给了许如轩。

许如脊彻底难以接受了,他怒视着每一个人,他不明白,为什么结果竟然会是这样。许如轩故作姿态之举,竟然获得如此民心,这让许如脊更加难以接受。

尤其是那些原本把票投给他的人,现在却竟然改票了,原本以为会对自己更有利的结果,却竟然一败涂地,许如脊只觉得自己愤怒到随时都会发出一记掌心雷。

毫无疑问,给许如轩的票中,有很多都是许如脊视为班底的人,这些人原本旗帜鲜明的站在他这边,可是现在,却改弦易辙的投向了许如轩。许如脊有一种被自己人出卖了的感觉,他感到了深深的背叛。

“结果已出,如果没有人有任何异议的话,许如轩继任本支家主之职,四年后再行换选。我等会将这个结果上报族长,明日族长会有公告通报全族。”

计票者之一宣布了最后的结果,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许如轩环顾四周,微笑着拱手,对着众人鞠躬,最后才开口说道:“多谢诸位的信任,如轩一定鞠躬尽瘁,争取让本支在族中七支之中,更进一步reads;。另外,小儿半生虽然没有成就仙途,去往中神州,可他依旧达到先天,如轩安排了酒席,还望诸位可以同往。如轩先走一步,回家准备准备,换身衣服恭迎诸位的光临。”

说罢,许如轩倒是洒脱的很,走到大爷许向东的面前,做了个请老人家先走的手势,许向东含笑拈须,走在了前边,许如轩跟在其后,离开了议事堂。

众人自然各自散去,唯有许如脊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充满恨意的看着每一个走出去的人。

谁的票投给了他,谁的票又改给了许如轩,他不得而知,但是那血淋淋的差距,却让许如脊感到羞耻。

每一个人经过他的身边,尤其是那些早前声明会把票投给他,最后却形成了这样一个结果的人们,许如脊都会低声带着恨意问道:“为什么!”

这并不是个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经过他身边的这些人,究竟有哪些把票给了许如轩,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将所有人都怀恨在心。

有些人直接辩白:“我投给你了的。”

而有些人,则是低头不语,迅速离去。这部分人,显然就是把票改给了许如轩的人。

而更有一部分人,在当许如脊问出那三个字的时候,他们竟然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一起定定的看着许如脊,形成了长久的沉默。

半晌之后,终于有一人开口,那是许如脊的亲哥哥,许如建。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如脊,不要怪我们,我也把票投给了如轩。如轩和你,都是族中的佼佼者,可是,今日你二人的表现却是大相径庭。你成为家主,未必就不如如轩,可是,如轩的脚步绝不会停止在一支的家主之上。半生对他的打击很大,八年的时间,他虽然偶有偏向,但是扪心自问,如轩这个家主绝对是当之无愧。今天本该是如轩‘春’风得意之时,可是却又遭逢变故,但他并未因此而窃喜自己占得先机,相反,他为了族人可以更加齐心,为了让他这个家主更让人信服,宁愿冒险重新投票。这份气度,才是一个家主必须要具备的。而你,比起如轩,恰恰少了几分气度reads;。你可能并不知道,不过我却听说了,如轩在投票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将自己那一票投给他自己,而是都投给了自己最大的竞争者。以往,我觉得如轩‘性’子太软,这会让我们这支在族中处于劣势,所以我一直希望你可以成为新的家主。可是现在,我却看到了如轩真正的气势,他才是一心为了整个家族团结而可以放弃自身得失的那个人。你若要恨,便恨吧,但是作为你的亲大哥,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想得通。”说罢,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许如建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其他人尽皆叹了口气,纷纷离开,议事堂的大厅之中,只剩下了许如敏和许如脊这两个人。

“哥,你别灰心,大哥太偏心了,他竟然会……”许如敏试图安慰许如脊。

许如脊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眼中却并没有丝毫的欣慰,而是同样表‘露’出仇恨的目光。

那目光如刺,让许如敏深深感到心寒。

更多的,是害怕和惊惧,许如脊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他的心里,充满了对于这个家族,对于这个家族之中的每一个人的刻骨仇恨。

在许如脊如刀的目光之中,许如敏也讷讷的离开。

走出议事堂之后,许如敏看到许多人都朝着许如轩的家主宅邸走去,她犹豫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同去,她突然发现,自己和许如脊,就像是被这个家族的人排斥在外了。

想了许久,许如敏决定还是去许如轩那里,不管怎么样,未来四年许如轩才是家主,真要是得罪了许如轩,恐怕许如敏未来四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许如轩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满面笑容的站在‘门’口亲自迎接每一个到来的长辈、兄弟以及晚辈,看到每个人的时候,他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

许如敏迟疑了,最终她还是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许如轩笑着伸出了手,她期期艾艾的说道:“如轩哥,我刚才不是故意要针对你……”

“呵呵,都是一家人,不要说这么生分的话。快进去,酒席已经准备好了。”许如轩大气如天。

...

...

汉中治疗龟头炎费用
汉中治疗龟头炎医院
汉中治疗男科方法
汉中治疗男科费用
汉中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