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 第四百三十五章 灰影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1:42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 第四百三十五章 灰影

“查出来是哪种异界魔物所为了吗?”

黑降城总捕头何鸣低头看着在法石铺成地面上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尸骸,有些不耐烦的沉声问到。虽说这厮死状凄惨,又是倒在堂堂城主府后门边上,可是何鸣一点也不担心高城主会因为这件事责罚于他。

眼见得大猎之会即将召开,高城主忙于应付这城中各大世家的诸番作为就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蛐蛐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色,死了便是死了。至多不过是又有哪家让人不省心的浪荡子又从荒野之中夹带了稀奇魔物进城,这才搞出了这等事来。

如此这般的事情,这二十年来他可是见得多了。只不过这次的这只魔物估计比较罕见,难以确定其正体罢了。

“回禀总捕,这尸骸上并无外伤,好似是一瞬间被从口中吸去了所有精血。小的刚刚查看了今年新出的图鉴,没有找到相似的魔物。原本最有可能做下此事的魅妖一族今年恰巧进入低谷期,并无入境登记记录。”仵作房的丁本堂叉手为礼,低声道。

“哦,哦?”何鸣这下倒是来了兴致,他扫了正诚惶诚恐地站在一旁的丁本堂一眼,问道:“那依你之见,这是何物所为啊?”

纠结了片刻,丁本堂低声答道:“以属下之见,这似乎是某个修习了类似于汲血化肉功法的外道修者所为。这尸骸之上无有半点异界气息,倒是沾染了不少来历不明的本界修者气息。”

“你可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何鸣压低了声音斥责到,“现在还哪来的外道修者?他们所供奉的那几尊邪神早就都被大道君们封镇于九渊之下,多少年没消息了,你还让他们去哪里借请魔力?”他沉吟了片刻,又道:“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情况确实有些诡异,罢了,拼着被城主骂上一顿,我如实禀报于他老人家便是!”

“总捕,卑职还另有发现。”

“说。”

丁本堂擦了擦额头上的油汗,低声道:“这尸骸身下有三道一指粗细,半寸深的爪痕,看起来倒像是卡兽符箓留下的痕迹。可奇怪的是尸骸身上却没有发现被卡兽攻击之后留下的痕迹。”

何鸣拍了拍他的肩膀,默然不语。这次的大猎之会,果然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看样子都是想趁此机会分一杯羹。想到此处,他冷哼一声,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怕不是这一二十年来没有大动作,这群家伙全都忘记了为何高城主能够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三十年!

——————

夜晚的陆府显得格外安静,就连平日里最是吵闹的二公子院子里也早早熄了灯火。偶尔有细细的犬吠声响起,又迅速被安抚下去。不知从何时开始,陆家在入夜之后便变得如此安静、死寂,而了无生气,彷如一头匍匐于黑暗之中的垂死猛兽般,于风平浪静下隐藏着狂雷怒涛。只是不知这股力量的目标又是谁了。

陆鱼五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冰冷粘腻的汗水将头发与薄衫紧紧黏在皮肤表面,这感觉就像是梦中那个温柔地拥抱着他的魔物少女,在令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又有某种奇特的快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每一次入睡,陆鱼五都会在那一片深沉黑暗之中遇见各具风情的魔物少女,与之共度良宵。

只是两三天的时间,他却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原本俊朗的面容不知不觉向着‘美貌’变化,如果他还会想得起去照照镜子,那么陆鱼五便会发现,他的容貌越来越像梦中所见到的那些魔物少女了。就连他的言行举止都已在这短短时光中变得陌生,然而这陌生却半点没有引起陆家家中数百人中哪怕一人的注意。

某种无形无影的‘东西’笼罩了这陆家大宅,然而并没有引发城中大阵的半点反应。

他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枚卵石,原本暗红的石皮如今已是如同火焰般鲜明,在一片黑暗中点亮了淡淡红光,红的就像是昨天他路过黑街街口时看见的那滩血。

人首面上的两行血泪也已变得愈加灵动,轻轻摇动时,竟能听到细微的水流声,就仿佛这石头里关着一颗真正的人脑。

他起身下地,从书架暗格之中取出了一件木盒,打开木盒,内里赫然是薄薄一叠卡兽符箓。

裂口血鼠、画皮尸衣、归墟鲛人、蝠翼妖犬,还有昨天刚刚加入的无定泥怪,某种与这一方天地格格不入却又严丝合缝的违和感正在这些图案奇诡血腥恐怖的卡兽符箓之中酝酿。

尖利而荒诞的诡笑声悄悄在房中响起,可在陆鱼五听来,那分明是比城中大教习讲课强了不知多少倍的仙音,无穷道韵流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法力修为与对于道则的理解都在突飞猛进,这大概就是那些话本中所说的‘机缘’了吧。白衣少年侧耳倾听间,浑然不知自己面上又生出了那黑气面具。

——————

更夫钱七分走在横贯了黑降城的镇魔大道上,心惊胆战。

这几日,城里死了不少人,偏偏一个个都死状怪异,惨不忍睹。其中赫然就有一个原本负责镇魔大道的更夫。虽然垂涎于何总捕开出的三倍工钱而接了这份差事,不过眼见得这路上越走越暗,钱七分心中又打起了退堂鼓,两股战战,几欲抛下手中铜锣逃去。

虽说这镇魔大道有个好名字,可是这老更夫也知道,如若无人居中操控,这镇魔大道上的阵法除非是遇到了大敌入侵,否则是不会有半点反应的。若是他遇到了什么小妖小魔,被吃了也就吃了,就算是何总捕日后替他报了仇,那他也看不见了。

正在胡思乱想间,他已经走到了镇魔大道与封邪大道的交叉处,抬头见得另一个更夫正立于前方,钱七分心头一喜,连忙用力敲了两下铜锣,拖长了声音喝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大步便要走上前去。

“慢来慢来,你这更夫,难不成是赶着去投胎?”略带笑意的年轻男子声音响起,钱七分脚下一滞,那剩下的几步却再也迈不出去了。这声音仿佛一股清泉流过,洗去了他眼前烟尘,再仔细看时,那哪里是什么更夫,分明是一个由浓浓灰雾缠绕而成的虚幻人形!

他转头看时,身边立着一位年轻道人,正是这几日在城中声名鹊起的苏道人。只见他手中掐了一个印诀,便有一圈白光凭空生出,哗喇喇声响,好似划破了牛皮大鼓,周遭朦胧景物褪去,露出了道路两旁高高悬挂的气死风灯。

那道人拍了拍钱七分的肩头,于夜色中朗声笑道:“你也是走了好运,贫道今日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算到此处应有妖魔出世,急急忙忙赶来降妖除魔,却恰巧救了你一命,还不快去寻这城中捕快?!”

“道长毋须多虑,黑降城巡捕大队二十八人在此,特来相助道长除魔卫道!”微微的土黄色光芒闪过,何鸣总捕头率领着手下二十七个精英捕快通过法石地脉驰道术快速移动到了事发现场,并将那灰雾人形团团围在中间。

“哦?”苏道人侧身看了何鸣一眼,“不错不错,何总捕倒是个有心人,难得,难得啊。”

“除魔为重,在下就不多礼了。”何鸣略一拱手,祭起了自家卡仪,乃是他握在手中的水火棍,他大声喝道:“诸位,与我一同布下二十八宿小天星神捕罗天地阵,困住这魔物先!”

鲁山县第二人民医院
南京市六合区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乌鲁木齐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