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四四章 青龙贱主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2:20

荒兽主宰 第一千四四四章 青龙贱主

龙牛当即怒斥道:“无耻啊无耻,若是青龙州主蛮不讲理对我们动手,难道我们要自缚双手,坐以待毙不成?”

绿发老者冷笑道:“在老夫眼中,只有青龙城的安危,并无外州之人的生死。”

燕澜双目一寒,此绿发老者修为高达六衍分神巅峰,若不动用极招,或许还奈何不了此人。

燕澜知晓,绿毛老者并非不忌惮他的雷水融力,只是绿毛老者认定他不会动手杀人,因为至少自千年以来,还没多少人敢在青龙城杀人。

尤其是在场的众位,无一不是身份显赫、背景深厚之辈,燕澜敢杀,势必要承受无法想象的代价。

燕澜一人可以逍遥法外,但燕澜的亲友师门,他们必将惨遭报复,以致连累。

所以,绿毛老者乃是在赌,赌燕澜不敢杀人。

他们都是青龙州主忠实的走狗,关键时刻,岂能轻易离去,也不敢拂袖而去。

青龙州主在青龙州经营多年,明里暗里培植或拉拢了大量势力,给予了他们莫大的好处,此时正是用得着他们的时候。

在这帮修士眼中,没有对错,只有利益。

嘴角微扬,燕澜道:“我等对青龙州至宝焚天鉴毫无兴趣,莫要再说我们想要抢夺,既然阁下以青龙城安危为重,那我们便不打扰,告辞。”

燕澜目光一抬,就欲远离。

“想走?”

大地下方,传来青龙州的冷斥之声。

燕澜目光不动,依旧看向远方,沉声道:“怎么?青龙州主想要设宴招待我们,向我们赔罪吗?”

青龙州主哼道:“就算不是你想抢夺焚天鉴,不代表你身边的其他人没有这个念头。你可以走,其他人必须留下,待本主调查清楚,自会还你们一个说法。”

“卑鄙无耻,青龙贱主!”

幽火空间中,鲁菅握紧双拳奋力喝骂道。

龙牛笑道:“好一个狡猾的青龙州主。你惧怕燕澜,故而让燕澜孤身离去,留我们当作人质,然后再擒杀我们,布下更大的陷阱,再以我们威逼燕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愚蠢吗?”

悟色忍不住点头赞道:“龙牛兄弟,经此一战,你变得聪慧不少。”

龙牛得意一笑,昂首道:“哼,连我龙牛都能看破的阴谋,青龙州主居然还想使用,不是愚蠢是什么?”

燕澜点头笑道:“青龙州主,抱歉,你这个计谋实在不太高明,所以我恕难从命。今日,我等要么一起走,要么一起留,我把话说到这里,接下来你自己看着办。”

青龙州主额上青筋微微隆起,牙关紧咬,双目之内隐有疯狂之芒,心中更是恶念顿生。

“今日,本主无论如何都要将你们留下。在青龙州之内,本主近乎无敌。若是让你们离开了青龙州,本主便更加奈何不了你们。”

“燕澜啊燕澜,原本本主只想杀光你们,然后再设法登上域主大位。如今,本主对你身上的诸般法宝与功诀也有了兴趣。你真是一座移动宝藏啊,本主岂会让你脱身?”

青龙州主皮笑肉不笑地抽动了几下脸皮,道:“非是本主愚蠢,而是本主根本不屑于动用什么计谋,照实说罢了。燕澜,你要明白,青龙城内,本主才是真正的王者。不要彻底惹怒本主,否则,你或许可以逃脱,但你们之中,必定会有人长眠在此,想必这也是你不希望看到的后果。”

青龙州主一边说着,一边握紧官印。

霎时,青龙大街上庞大的地脉之力汹涌,好似张牙舞爪的魔鬼,散发出熏天的气势。

这是青龙州主在向燕澜示威,他掌控一州之力,非人力可以匹敌。

燕澜望着那澎湃的地脉之力,心神绷紧,他曾与煌禺州主战斗过,清楚地知晓动用地脉之力是何等强悍。

更何况,煌禺州比起青龙州差距甚大,青龙州的地脉之力,远在煌禺州之上。

燕澜冷冷一笑:“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王战失败心有不甘,觊觎域主大位而不得,想要杀光我们直接明说,何必找一个诬陷我们抢夺焚天鉴的借口。现在,你终于暴露你真实的目的了吗?”

“哈哈哈……就算如此,又能怎样?谁让你们阻挡了本主的脚步,成为本主憎恨的绊脚石!”

青龙州主恬不知耻地说道,他无需再巧立名目,因为在场的九十八名青龙州修士,均是他的爪牙,没有了其他乌合之众,他不必再有任何顾忌。

虽然那些乌合之众帮不上什么大忙,但青龙州主毕竟是青龙州一州之主,明面上总要保持伟大光明的形象,所以必须要找一个合理且能激发青龙州众修同仇敌忾的理由。

现在,已经无需保持形象,无需任何理由,就是要杀你,不顾一切地达到目的。

燕澜笑道:“青龙州主,既然你放开了手脚,那么,燕某也会放手一搏,不再有任何顾虑。请你想清楚

,今日一战,你可能将会一无所有,甚至会丢了性命。”

青龙州主挺直身躯,傲视苍穹,双瞳凶光毕露,狠狠道:“身为强者,如若甘居人下,与死何异?经武州主,换做是你,想必也是如此吧。”

禁生袭灭拧了拧眉头,道:“本主没你这么执着,也不会如你这般卑鄙。”

青龙州主一笑,道:“卑鄙?在场的各位,哪个是真正的高尚?人活于世,不都是为了自己的欲念而活?谁的欲念不是欲念,何来高下之分?何来正邪之别?你们为了欲念,喜欢为自己立一个高大的牌坊,这不是虚伪是什么?本主此刻无遮无掩,直达目的,难道不是光明磊落?”

燕澜闻言,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他内心陡然冒出个声音:“我怎么没有这般能说会道、颠三倒四的本事?若不是我经历过众多起起伏伏,差点就信了这厮的胡搅蛮缠。”

幽火空间中,鲁菅也是瞪大眼睛,用夸张的表情说道:“这……这青龙贼主的口才,居然比我还好,佩服啊佩服,我呸……服!”(未完待续。)

铜陵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巴中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焦作治疗龟头炎费用
铜陵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巴中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