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389章匹夫的逆袭

发布时间:2020-01-24 07:07:46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389章 匹夫的逆袭!!

“爸,你……你的腿,好了?”

陈永盛一向淡定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一把握住老爷子的手臂,因为太激动,导致他的手都颤抖起来。

“爸,这不是做梦吧?”

陈永蛾激动得泪水从眼珠里滚落出来,她有些手足地站在陈老爷子的面前。

陈权山的嘴角依旧带着鲜血,然而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颓废之色,“没错,我站起来了,是陈帆,我陈家的子孙,他让我站起来了,还有什么礼物,比这个更好的吗?红珊瑚?白玉枕?”

一旁的陈帆见老爷子兴致高昂,本想提醒他不可久站,但他见老爷子站起来之后,瞬间镇住了场面,顿时明白了什么,他来到老爷子的面前,说道:“爷爷,我有礼物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陈帆说完,从怀里掏出红色的房产证本子,恭敬地递到老爷子面前。

“咦,这是……”陈权山疑惑地接过本子,扫一眼之后,身体微微一抖,“这是京西技工的房产证?怎么回到了你手上!”

“房产证?房产证当礼物?!”

面若死灰的陈永望想要弄个明白,老爷子却将房产证递给席康和卢朝升,两人接过房产证看了看,表情变得有些精彩,“京西技工,是京西技工学校的旧址!那所庄园,不是落入刘福的手里了吗!回来了,重新回到了恩师的手里!”

席康连续尴尬了两次,如今老爷子愿意给他一个卖弄的机会,他当然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京西技工学校?重新回到了老爷子名下?”

“那个地方落入一个俗商手里,前些日子,还在抛售来着,竟然是陈家人买回来了,等等,这个陈帆不是说是陈家流落在外的孩子吗?他哪来的能力买下那一处庄园!”

一本房产证并不稀奇,陈家家大业大,在京城房子不知道有多少,可众人一听西京技工四个字,顿时明白这四个字拥有的重大意义,可以说,陈家这三代,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名声,就是因为陈老爷子当年创办了这个学校,带出了很多名人和权势一方的人物,在坐的宾客,很多都是陈老爷子教导出来的优秀人才,顶梁柱!

陈老爷子教导出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遗憾,那就是曾经给予他们知识的学校,落入了一个俗人的手里,让他们没法去缅怀那一段青葱岁月。

成功的人,都喜欢唏嘘过去的时光,但母校落入俗人手里,有一种没法吹逼的遗憾,但是,陈帆现在弥补了这个缺憾!

可如今,那个学校被陈帆以特殊的礼物,送还到了老爷子的手里,这一份礼物,意义太重大了,它不仅仅属于老爷子,更属于曾经在那里就学并功成名就的人。

一时之间,宾客之中有不少人神色变得激动,细细看去,会发现这些宾客大多都在五十岁左右,他们的身份大多都是工业尖端技术人员,建筑工程师,工业产品负责人,其中不乏当官的大人物!

就在众人激动的时候,卢朝升从房产证里面的一张照片上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咦,不对,不对呀!!”

“什么不对?”

席康顿时愣住,主要是刚才经历了将野山药当百年何首乌这样的事情,席康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难道这是假的房产证?

“你看……不是京西技工!”

“不是京西技工?”

“对,是陈氏孤儿院,变成了陈氏孤儿院!!”卢朝升的表情变得激动,他像看怪物一样看向陈帆,手一哆嗦,房产证里面的另外一张印着大红章的文件坠落在地,卢朝升低头捡起来扫了一眼,下一秒,他像被电击了一样,变成了石头雕像。

“恩……恩师……还……还给你。”

卢朝升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然而手却一动不动。

“嗯?”

席康见卢朝升太过于失态,从他手上将房产证和那一张特殊的文件接过来打算递给陈老爷子,他余光瞥向那文件之后,身体同样一哆嗦,和席康一样露出失态之色。

“陈帆,你敢拿假的房产证忽悠你爷爷?”

陈永望见两人神色不对,趁机怒指着陈帆,并一把躲过席康手上的东西,他迅速看一眼房产证,发现房产证并没有问题!

他疑惑之下,瞄向刚才坠落的那一份特殊的纸张,他的嘴跟随着上面的字蠕嚅几下,面色骤然一白,手抖动着,将房产证和那一张纸递到老爷子的面前。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陈永望摇着头,身体向后退,一个踉跄,从两尺台子跌倒下去,即使被摔得灰头土脸,他浑然不觉,而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下方的宾客见席康,卢朝升和陈家长子露出这样失态的表情,不由大感惊讶,不明白那张纸里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正疑惑间,台上的陈老爷子忽然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狂傲,不羁,喜悦!

“好,这份礼,我收下了,我代表陈家收下了,永堂,开祠门,我要祭祖,我要让陈帆归宗!”陈权山大笑着,身体终于支撑不住,重新倒在了轮椅上,不过,他的脸上挂着无比喜悦的笑容,不再是之前吐血时的颓废!

“大伯……开祠门……祭祖?”

陈永堂一脸发懵,以为老爷子疯了。

“没错,现在,立即,马上!”陈权山紧握着陈帆的手,他看着同样有些惊疑不定的陈永盛,喜道,“永盛,你……你有一个好儿子,我有一个好儿孙,陈家有一个好男儿!”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永盛和陈永蛾同时问道,同样的问题,也是下方宾客想要知道的。

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寂静的空中忽然飘起一道道炫丽的礼花,只见一百多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孩子在十几名教师打扮的老师带领下,整齐地从圆拱大门里走来,外面一阵鼓乐齐动,声威震天!

走在最前方的几个孩子,各展开拉着横幅:

陈氏孤儿院一百零六名孩子祝陈爷爷生日快乐!

陈氏儿童救助基金会会长陈帆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感恩:赋予我新生活的你——致敬陈帆哥哥!

七八条横幅之后,每个孩子拿着不同的彩旗,走到陈老爷子面前,整齐地排开,尽管这些孩子有些缺了胳膊,有的缺了腿,有的身体畸形,但她们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礼花完毕,随着领头老院长的手势一起,一曲旋律骤然响起,孩子们张开嘴唱起来!没了舌头的孩子,用手比划了起来:

我来自偶然

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

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

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一曲感恩的心,让所有不明所以的宾客都安静了下来,多少话,多少疑惑,在这些孩子唱出感恩的心之后,他们都明白了,都懂了!

为何席康和卢朝升会变成傻子!

为何陈永望会从台子上跌落下来!

陈老爷子为何要开祠门祭祖,让陈帆认祖归宗!

京城乞儿不见了!

陈氏孤儿院出现了!

因为一个人!

是他!

陈帆!

没有人会在这时候说话,因为他们都被感动了。

没有人会在这时候低看陈帆,因为陈帆做了一件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事。

福嫣站在一群拜金女中间笑了,她的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她死死地盯着台上的陈帆,这样的男人,看一生,都不够!

这是他的光荣!

陈菲从念叨清心丹的碎碎念中醒了过来,她将手指塞在嘴里,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帆。

陈虎和陈永福父子再一次地瘫倒在地上,就像被遗弃在地上的垃圾!

陈狂被淹没在湿润着眼睛的宾客人海里!

瘫倒在轮椅上的陈军痛苦地闭上眼睛!

金银兄弟面若死灰,后悔不迭!

刘家家主刘远咬着牙,谋划失算了,陈家人不都是草包!

一个能人,就足够支撑一个家族三代了!

齐家家主齐朝金莫名地红了眼,他颤抖着身体,一步,一步地朝打头的孩子走去。

“天儿!!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齐朝金一把将那握着彩旗的孩子抱在怀里,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激动的声音,让孩子们稚嫩的童音全部消失。

“放开我,放开我,陈帆哥哥,救我,救我,我不要当乞丐,我不要进坛子里!”

被齐朝金抱住的孩子恐惧到了极点,从齐朝金的怀里挣脱,哇哇的哭着奔到了陈帆面前。

“小天,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呀,你不认识我了吗!”齐朝金双腿跪着,咚咚咚的奔到陈帆面前,张开双臂,红着眼,看着陈帆边上颤抖不已的孩子。

“你说他是你的孩子?”陈帆看向齐朝金!

“是……是的啊,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齐朝金努力地抬着头,让陈帆看个明白,让所有人看得清楚,“你不信,你可以看看孩子的屁股上,有三颗红痣,他是我和……小姨子生的娃……两年前,娃在燕郊丢了……想不到,我还能再见到他,小天,你不记得爸爸了吗?!”

齐朝金说完,身体拱起来,变成马儿状!

“天儿,驾,驾!天儿驾!”

堂堂的齐家家主,丝毫没有了架子,在所有人的面前,坐着滑稽的动作,然而,却无人在笑他的动作。

“爸爸?”站在陈帆边上的孩子终于想起了什么,“爸爸!你是爸爸!”

小天的眼睛变得明亮,他拉拽着陈帆的手,“陈帆哥哥,我找到爸爸了,我找到爸爸了!”

小天奔跑着,来到齐朝金的旁边,可惜,他只有一只手,怎么也爬不上那父爱如山的背……

这一刻,不少人的泪水,化作晶莹的泪珠儿滚落下来。

天津市西青医院预约挂号
永年县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宫颈炎费用
营口男科医院那个好
泰州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