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戒中山河 第两百九十六章 监视朱婉玉

发布时间:2020-01-17 03:33:46

戒中山河 第两百九十六章 监视朱婉玉

萧云升对着姬谷主拱了拱手,説道:“谷主,先前确实是对不住了,晚辈给你赔罪了。”

姬谷主深深的看了萧云升一眼,説道:“不,你没有对不住我,你做的很好。”她的目光忽然闪现一抹光亮,“云升,你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不仅修炼神速,年纪轻轻居然还能有这般谋略……他们那边的事情我都打听过了,天武会和天照道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居然就背弃了联盟,反而敌对成那个模样,我真不敢相信还有人能有这种手段……你之谋略,实已胜过千军万马了……”

萧云升説道:“谷主过奖了。”

姬谷主目光闪亮不变,説道:“燕玲和孙淼都是你亲自杀的?”

萧云升缓缓diǎn了diǎn头:“是的,都是我杀的。”他也不对姬谷主隐瞒什么。

“你当真是个聪明人,巧妙的利用了一个身份便让两方之间再无信任可言。”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算是运气还行吧。”

姬谷主目光抖动着,説道:“我只是有一事想不通,你先前在天武内城是如何取得天武会他们信任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坚信你是安氏之人?”她瞳孔紧缩,如果不是萧云升和朱婉玉自xiǎo一起长大的背景,她几乎要怀疑萧云升本身就是安氏之人了。

萧云升看了朱婉玉一眼,看来朱婉玉并没有将他阿姐“安xiǎo姐”的事情泄露出去,不然姬谷主绝对不会先问出这样的话来。他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説道:“因为我机缘巧合弄到过一个安氏的令牌。”他的话当即止住,却是不想过多提起杀死安世忠的事情了。

姬谷主笑着摇了摇头,説道:“云升,看来你毕竟是没有将我当成自己人了。”她语气里透着微微的失望,萧云升并没有将真相全部交代出来,对她明显还有最后的戒备。

朱婉玉忽然哼了一声,説道:“谷主,你不要理他啦,他就喜欢弄这些神神鬼鬼的,当年在南蛮部族时,他还假扮着另外一个‘萧大师’的身份骗我玩呢。”

萧云升听朱婉玉説起以前的事情,心中不由一热,往事如烟,现在倒别有一番幸福感了。他説道:“我哪里有专门骗你,明明是你自己在我面前吹嘘和萧大师的关系如何如何的好。”

“你作死啊!不要説这个了!”朱婉玉脸上一红,想起当初自己傻乎乎的样子,她感到很没有面子。

姬谷主深深的问道:“云升,我所猜不错的话,你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行动,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萧云升问道:“朱脉主他们都来了吗?”

姬谷主颔首:“都来了,谷中精锐尽出。”

萧云升沉吟着説道:“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让他们双方先厮杀起来,来,这个时候谷主尽量控制手下,让大家不要在他们面前出现,他们看不到我们明镜谷的人,自然而然会一心沉浸到他们两派的恩怨之中,没有意识到我们明镜谷的威胁,他们的对自己的克制便也就越少了。”

姬谷主目光闪耀着,透着一股激动,自己恐惧不已的两方联盟居然就这样土崩瓦解了,而且还将内斗起来,现在看来,整个关外反而要算明镜谷形势最好了。她问道:“那他们打到两败俱伤了,我们总要出手吧?”

萧云升沉吟着説道:“到了真正需要动手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谷主的,还请谷主先忍耐一下。”

姬谷主深深diǎn了diǎn头,説道:“我知道事情重要,会好好配合你的。”

萧云升提醒着説道:“现在你们知道我的身份了,希望你们神色之间不要让别人看出端倪来。”説到这里,他看向了朱婉玉,显然最为担心的还是朱婉玉。

朱婉玉岂能不知道萧云升的心思,嗔怪的到:“我才不会让人看出来呢。”

“那就好,现在真的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了,再出不的半分差错……一有差错,满盘皆输……”萧云升目光闪动的可怕,在这之前,他已经得知天武会和天照道两方精锐都前来的消息,这其中就包括毕长老。对于毕长老,他始终有着深深的担心。

……

“xiǎo姐,明镜谷回来的人中并没有发现萧云升的踪迹,不过白萱却是回来了!”林护法向穆宁报告着打探过来的情况。

“萧云升没回来?白萱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穆宁大惊,她的目光震动着,“萧云升和陈、黄两位护法统统都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她的瞳孔紧缩着,在她看来,就算是陈、黄两位护法失手,也不是这么一个情况啊,这还真是让人想不通了。

林护法xiǎo心的看了穆宁一眼,説道:“xiǎo姐,会不会陈、黄两位护法和萧云升拼的同归于尽,然后白萱一人生存下来了……”

穆宁咬了咬牙,説道:“四人之中要数白萱实力最差,就算是有人幸存下来,也断然不是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护法説道:“根据内子传来的讯息,这萧云升和朱脉主之女朱婉玉乃是双修伴侣,感情很好,可是根据刚才查看,朱婉玉似乎并没有任何伤心之色啊,不像是萧云升死了应有的反应啊……”他口中的“内子”乃是指细作内奸的意思。

“不像是死了?”穆宁的目光惊动无比,她心中越来越惊,“那他到哪里去了?”

林护法皱眉説道:“这个萧云升当真是诡异的很,明明是南蛮出身,刚刚加入明镜谷,修为便就那般的了得,先前属下仔细观察过他的招式,很多都不是明镜谷的功法,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路子……”

穆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忽然闪亮的可怕,她沉声説道:“林护法,你再给内子下命令,看看朱婉玉都和别人説什么话,都去了什么地方。”

“是!”林护法应道。

……

终于是到了傍晚,穆头领和燕赤铜两人亲自去请桐公子出马,在去的路上他们的心情多少都有些沉重,在桐公子没有明确表态之前,一切都还存在着变数。

“两方何去何从,终归是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

两人心中震动着,现在就等着桐公子出面解决了,等会他们会将桐公子好生请到议事厅中,他们还各自有很多的事情各自要向桐公子陈述。

穆头领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无论如何,情况对他还是有利一些的,等会到了议事厅后,他将要向桐公子透露出愿意将穆宁许出的意思。他已为此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许桐公子仅仅是想要穆宁的身体,并不是真的想要负,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认了,为了得到奇芝果,他愿意付出这个牺牲!

“穆冲,你休要得意什么,孙淼杀我门派子弟在先,如今被我儿所杀,一命偿一命,乃是理所当然,老夫相信桐公子会还我们天照道一个公道的。”路上,燕赤铜冷冷的説道。

穆头领深深的説道:“公道?你们天照道居然也会説这两个字了,倒真是难得,却不知关外同道听到又该做何感想。”他却

是在讽刺着天照道的臭名声了。

燕赤铜沉声説道:“一事论一事,老夫指的是现在的事情!”

(ps:感谢畅想中国四张月票支持,机友一章)

兴平市妇幼保健院
古县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白癜风医院
九江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