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西风】阉割(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2:16

春暖的时候,闲了一冬的水牛又忙了起来。

阳春三月,连下了几场绵绵春雨,田野里、山坡上到处是又肥又嫩的鲜草。吃了一冬稻秆的水牛,像婴儿扑进了母亲的胸脯,忘情地吃着嫩草,不几日那膘就长出来了,臀部也变得浑圆起来。在这春的气息里,吃饱喝足的水牛们又到了发情的季节。在田野里,人们常常听到水牛们相互呼应的哞叫。黄昏时,放牛娃把牛赶回牛栏的路上,常会发生小小的骚乱,只见一头水牯突然趴在了一头母牛身上,伸出那长长的东西,探索着母牛的后背。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母牛猝不及防,赶紧挣脱着逃开。

牛是农家宝,让牛多生崽一直是农民的渴望。所以,当母牛发情时,被赋予重任的牯牛可以堂而皇之地蹿上母牛的后背,母牛一动不动,显得很配合。如果哪只新牯牛缺少交配经验,一时找不准位置,村人会伸出手去帮牯牛一把。在这种场合下,围观的大多是男人和小孩。偶有小媳妇在场,会看得脸红心跳。男人表面上都很平静,而心里都会一阵激荡。到晚上,少不了抱着自己的女人疯狂一番,那感觉竟比平时好多了。

一般情况下,牯牛很少被阉。但也有例外,那就是有些牯牛发情时,特别狂躁,人们很难控制住它。本该好好地在田里耙田,它突然连人带耙一起拖着,在田野里狂奔起来。反应快的耙田人赶忙松了牛绳,最多是在田里打个滚,不会受伤;反应慢的,或者手被牛绳缠住一时解不开的,那就糟了,不死也要脱层皮。因为,在它狂奔的时候,谁也拦不住。事实上,牯牛发狂时谁也不敢拦。只有等到它自己安静下来,才敢上前去牵绳。对于这种野性十足、不服管教的牯牛,村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阉掉它。

阉牛的时候,全村人似乎都很兴奋。倒不是那阉牛的场面让人激动,而是谁会去拿那牛的睾丸,让人充满着好奇和猜测。在农村,向来有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据说牛的睾丸治阳萎有特效。但阳萎这病男人又不好说出来,就由他的女人拿着盘子站在一边,人们就心照不宣,睾丸割出来就让她装走。如果碰到有两个女人拿着盘子,那就一人一个。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出现。无聊的时候,男人们往往会拿那女人打趣:你男人行了没有?实在不行,换我的试试?这时女人会红了脸,骂一声:我撕烂你的臭嘴!男人也不恼,快意地笑着,好象真占了什么便宜似的。

春日的田野真是迷人,紫色的豌豆花迷人地开放,小草在水的滋润下一个劲地疯长,蝴蝶一对对在花草间飞舞、交欢,还有草丛里那各种叫不出名来的虫儿,低低地鸣叫着爱情的歌谣……自然界的生命气息常常扑面而来。到了晚上,蛙声如潮,猫叫春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时候被窝里也失去了平静,精力好的,把女人弄得叫出声来才心满意足地睡去。年纪大的或者身体不好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从背后抱住女人,双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把握着女人的双乳,回味着从前的雄风。

就是在这样的时节,在女人间悄悄传着一个信息:村长那东西不行了。

这个信息的传出据说有两个说法。

一个说法是村长的女人自己不小心说出来的。歇息的时候,几个女人扎在一堆,说着说着就扯到男人身上。一个女人说:男人都色,见了女人就像猫儿见了腥,都恨不得上吃一口。但有人不同意,说也有不色的,立即遭到别人的反对:他眼里不色心里色,还不一样?就有人说: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不色的男人还算男人?女人们便大笑起来。接着她们具体化了,说到谁最色。点了村里几个男人后,有女人对村长的女人说:你老公最色。在封建意识比较浓厚的农村里,男人色,可不是值得炫耀的光彩事,村长的女人赶紧为村长洗刷:他才色不动了,他那东西一点也不行。女人们愣了一下,随后轰地一下笑得前仰后翻。

另一种说法是,一天早上在水塘边洗衣服时,几个女人都在显摆自己老公的床上功夫怎么厉害。当村长的女人说她老公如何时,有一个女人不服气:你老公行个鬼,他的老二一点都没用。现场一下子鸦雀无声,那女人自知说漏了嘴,忙改口说:跟你说着玩的,我哪知道你老公行不行?但这话还是传开了。

村长不行的事先是在女人间传,后来女人在与男人亲热时,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男人。男人有一种莫名地兴奋,觉得自己在性能力上竟胜过了村长,于是在女人身上更卖力了。

有女人对村长的女人说:要么阉了水牯?村长的女人却没有做声。毕竟耕牛不是谁想阉就能阉的。

油菜收上来,田就空出来,准备翻耕插秧了,牛也开始派上用场。村里几个耕田的老手,纷纷走向牛栏,牵出自己使惯了的耕牛,肩上扛着犁,手里牵着牛,走向草长燕飞的田野,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张扬的感觉。到了田里,也不急,先把牛在田里放开,让牛在水草堆里吃个饱,自己一屁股坐在田埂上,从腰间拿出旱烟杆,又从衣袋里拿出纸包的黄烟,用手小心地抽出一撮烟丝,缓缓地装进烟窝里,这才发现还没有点火,忙忙地掏出火柴,“嗞”的一声点着了,深深地吸一口,然后抬起头来,望着暖暖的阳光照耀着的田野,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呵,田野,多么好的田野。

牛吃饱了,人也把烟瘾过足了,才挽起裤脚,踩进被水浸泡得柔软的田里,吆喝着牛,开始犁起田来。这时田野里便响起一片吆喝声,此起彼伏,像是比赛似的,沉寂许久的田野又热闹起来。

村长使唤的是黑水牯。黑水牯并不黑,只是那青色的皮毛被水一洗黑油油的,才得名。黑水牯还很年轻,去年才套的轭。村长挺喜欢它,看它一身肉膘,就知道干活的好把式。村长不仅让它睡最好的栏,吃最肥的草,而且去年有一头母牛发情时,村长说让黑水牯去配种吧。黑水牯那架势那猛劲,看得在场的男人心里直发虚。谁知尝到母牛味道的黑水牯再也不肯老实,动不动就往母牛的后背蹿,吓得一些母牛见着它就赶紧躲开。

春天又来了,黑水牯想着心事,犁田时竟变得心不在焉,常仰起头来,东张西望,间或很无聊地长哞一声,像是发出什么信息。要是去年,村长会对它说:别急,犁完田由着你欢。而今年不同了,看着黑水牯那雄壮的膘肉,以及耷拉在两腿间硕大的后摆,村长就有一种莫名的反感。只要黑水牯哞叫一声,他就一皮鞭抽过去:发什么骚啊!黑水牯被皮鞭一抽,慌慌地小跑起来,犁便在土里面如蛇一般欢快地游动,黑黑的土一排排地翻开,村长的心里便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黑水牯也仅仅安静了一会儿,又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扬起头,长长地叫一声,那叫声在空旷地田野上传得很远。村长又一皮鞭抽过去:叫,叫死呀!牛惊惶地小跑起来。

那一天,阳光暖得出奇,布谷鸟在田野上空一路鸣唱着飞远。村长要做的是把犁好的田用耙耙平。这活不是谁都能做的,需要一定的经验。牛拖着耙,人站在耙上,既要站得稳,又要随时根据田里的高低掌握脚下用力的程度。没有经验的,要么一不小心跌在水田里,甚至被耙齿挂出一道血痕,要么耙出的田高低不平, 秧的人骂个半死。村长在这方面自然是老把式。

开始的时候,黑水牯拖着村长在水田里很有节奏地滑行着。村长在这暖暖的阳光里竟有一种行船的愉快,禁不住哼起了乡村小调:正月想夫是新年,想起我无夫实可怜,龙灯狮灯闹花灯,我在房里哭涟涟。二月想夫鸡婆啼,梦见我丈夫回来哩,眼醒是个团圆梦,河中钓鱼一场空……正唱着,黑水牯站住了,扬起头,长长地哞叫一声。这一声长哞把村长的好心情叫没了,莫名的气恨油然而生,他扬起皮鞭狠狠抽了下去。谁想到这一抽竟抽出了黑水牯的疯劲,它突然撒开四腿狂奔起来。村长猝不及防,差点摔倒在水田里。幸亏他技术熟练,及时稳住架势,才没摔下耙架。黑水牯拖着耙和村长飞快地跑过一块田,又向另一块田奔去。周围的人大多看得心惊肉跳,说不出话。有清醒的,大叫:撒绳!村长,赶快撒绳!村长这才从惊慌中醒觉过来,想撒绳却撒不了,因为绳在手上绕了二圈,被牛一拉越拉越紧。村长急中生智,忙用另一只抓紧牛绳,然后抓绳的手迅速地绕开牛绳,手一松,终于仰天摔倒在水田里,浑身衣裤湿透。

人们惊叫着跑过去,抱起村长。幸好在水田里,除了脚背上被耙齿挂出一道血痕外,竟没有什么伤。村长挣扎着站起来,望着依然狂奔的黑水牯大叫道:阉了它!

阉牛的日子定在了阴历四月初八。这时,早稻都插下去了,人和牛都可歇意一下。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村长亲自跑了十几里路,请来了兽医,又选了六个年轻力壮的后生来制服这头膘肥体壮的黑水牯。

天突然阴了起来,一阴,乡下的日子就显得宁静起来。蝴蝶们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虫儿也停止了鸣唱。村长陪着兽医来到村后树林的一块空地时,六个后生正等在那里,周围站着老老少少,人还不少,可就是没有女人来凑热闹。人们心里都清楚,这一次牛的睾丸非村长莫属了,谁还敢跟他分享呢。

村长站在空地中央问:准备好了?后生说:准备好了。村长叫道:牵牛!

围观的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一个后生走进牛栏,牵出那头黑水牯,把绳绑在一棵粗壮的树上,村长又叫一声:蒙布!一后生便在牛的胯下搔痒,黑水牯或许是感到一种舒服,一动不动地站着,另二个后生一边一个轻轻地捉住牛角,一个后生用一块红布蒙住了牛的双眼。四个后生迅速地把粗绳子分别套住牛的四只脚,然后很快散开,站成四个方位。村长喊一声:拉。四个后生拽住绳子一齐用力,黑水牯那四条大柱般的牛腿突然伸向四方,于是它那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山一样,轰然一声倒下了。

黑水牯似乎这才意识到大祸临头,仰起头,长嚎一声,挣扎着想站起来,奈何四脚被绳子绑在四棵树杆上,动弹不得,黑水牯又悲哀地低叫了一声。六个后生一拥而上,按住黑水牯蠕动的身子。村长便看兽医,兽医心领神会地走过去。

周围一片寂静,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睁大着眼睛看着兽医麻利地从箱子里拿出刀子。这时,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低低的哄笑,原来村长的女人拿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人们的哄笑让她微微感到一种不自在,脸微微地红了。但人们很快把目光转向了兽医的手。

只见兽医拿出一棉花团,从一个瓶子里蘸着大概是酒精之类的药水,抓住黑水牯硕大的睾丸,轻轻擦拭着,然后拿出一把细长的小刀,在皮囊上轻轻一划,暗红色的鲜血便涌了出来。疼痛使黑水牯惨叫一声,身子本能地挣扎着,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兽医小心地用刀剥开睾丸与皮囊间的粘连,只一会儿工夫,一对鲜红的睾丸便露了出来。人们惊呼一声;哇,那么大!兽医用力一刀,在黑水牯再一次惨叫声里,鲜红的睾丸便落在兽医的手里。兽医转过头,看着村长。村长的女人忙小跑着过去,用盘子去接。也许村长的女人没有料到那东西会有那么重,盘子往下沉了一下,差点落掉。村长的女人在人们的笑声里匆匆而去。

兽医很熟练地用针线把皮囊缝好,又涂了一层药,那原先硕大的后摆变成了一小撮丑陋的皮囊。兽医把满是鲜血的手在早已准备好的水盆里洗净,站起身,说:好了。

村长松了一口气,说:解布!一后生忙跑到牛前解下了红布,发现黑水牯眼里流出了泪水,他也只那么愣了一下,并没有声张,很快地走开。村长又喊:松绳!四个后生动作麻利地解开绳索,人群本能地四处散开。牛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一会才慢慢地站起,低垂着头,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人们的兴趣骤然减退,开始散去。兽医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对村长说:休养些日子就没事了。提起药箱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只听嘶拉一声响,黑水牯猛地一扬头,挣脱绳拴,满嘴是血地掉转头,向村长直冲过来,村长心里一惊,叫一声不好,想躲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水牯瞬间冲到他跟前,头一低,尖锐的牛角一下顶住村长的胯下。村长惨叫了一声,被甩出老远。黑水牯又转身想顶兽医,但兽医眼疾脚快,早躲到一棵大树后。其他的人也逃得踪影全无。黑水牯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于是冲出树林,一路狂奔,见什么顶什么,然后一头撞在一棵老树上,轰隆一声,老树剧烈地摇晃起来,落下无数的枝叶。黑水牯倒在地上,头壳撞破了,殷红的血水汩汩流出,浑身抖动着,发出一声声哞叫,那叫声整个村子都听得见。

村长昏死过去,惊醒过来的人们慌忙把他送去了医院。经过医院抢救,村长的命是保住了,但失去了男人的标志,成了废人。

黑水牯由于流血过多,当天晚上就没有了气息。按照惯例,死了牛,往往剥皮分肉,全村人饱食一顿。不知为何,村人却把黑水牯埋在了村后的树林里。

共 47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原本以为本篇小说只是描述农村关于阉割公牛的寻常故事,不曾想,读着读着,却读出了让人意料之外的故事。作者精心构筑,利用生动的细节描写和还原乡野生活场景的描摹,层层递进,一环扣一环地推动故事情节的进展,并且非常巧妙地能够在所描述的故事之中融进另一个故事,影射出乡村生活中隐藏着的故事,使得背后的故事若隐若现,给读着留出想象的空白,再加上故事结局的出人意料,更凸显出小说的精彩,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也说明作者创作手法的娴熟,设置故事情节巧妙而又不脱离生活本色,让人读完故事依然余味悠长,久久不能罢怀。欣赏,感谢赐稿,祝作者创作愉快!【编辑:桑干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2280008】

1 楼 文友: 2017-02-25 1 : 7:14 寓意深刻的一篇小说,通过揭示了那个时候人们的一些固有的旧观念,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感谢陈老师带来佳作!祝好!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4-04 17:54:16 感谢海韵精心留言!祝你心情愉快!

2 楼 文友: 2017-02-25 14:10:45 绝对是篇佳作、大作!这才是真正的小说呀。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4-04 17:55: 感谢寒江孤鸿老师的鼓励留言!

 楼 文友: 2017-02-26 15:46:41 牛比人死的剧烈

回复  楼 文友: 2017-04-04 17:56:1 谢谢四海老师提读!

4 楼 文友: 2017-0 -01 15:10:51 祝贺老师的作品加精!祝春琪!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4-04 17:56:47 感谢海韵鼓励和祝福!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4-04 17:57:49 感谢桑干河老师的精心编按!审核辛苦了!问好!

藤黄健骨丸治疗骨质增生吗
脉络舒通丸一瓶多少钱
关于儿童用法用量明确精准止咳药
月经量大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