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十界主宰 第528章 赴死与碑出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6:38

十界主宰 第528章 赴死与碑出

高鼎一听此言,微微一怔,还未反应过来,那李玄感却是面色一厉,大手一翻,隔空对着金冠挥拍而去。

“砰”,金冠一个震动,撞击在那虚影世界之上。这刚刚生成的小世界,就此崩溃!

拔地而起的山岳,轰然一声,居然土崩瓦解,支离破碎,直接倒塌。

江河断流,那些湖海,化作死水,要不了多久,就会干涸殆尽。

那些欢呼雀跃的“生灵”们,一瞬间面色惊恐,似乎再次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些还不是全部,世界之力显化,反应最大的,却是高鼎。

他身形一震,全身脏腑受到不知名巨力临身,“噗”的一声,直接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半跪在地。

而与此同时,他周身全是显露出一股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远远超越龙阵,也超出妖像图腾导引的献祭之力。

这是一种全然不同的力量,不是真气真元,也不是帝气。而是一种更加高阶的力量,是世界万物的本源,人妖兽虫,土木山石。无论是有生命,还是枯物死物,都在这力量之中。

这是世界之力,是力量的极致,同时某种程度上,也是天道规则衍化的终极!

如此强大的力量加持,高鼎一瞬间便和龙阵脱离了联系。同时,他也这处空间脱离了联系。

高鼎周遭,一处处空间裂缝浮现,源头就在他身体之中,但是没有虚空乱流涌出,显得颇为诡异。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难以想象眼前的情景。

高鼎明明是何陆瑶一伙的,但是眼下看来,似乎完全被自己人暗算,简直可怕。

龙阵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陆瑶李玄感的目光,彻底变了。龙社所有人,都来自龙象王朝,大部分都曾接受过陆瑶的教导,眼下情景,简直超出他们的想象,陆瑶已然不是以前的那个瑶教习了。

就在此时,深渊巨舰中,江秀兰钻出了出来,一脸痛苦和愤恨,指着陆瑶叫喊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全心全意帮你,你为何要暗算他?”

陆瑶微微移转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江秀兰,道:“全心全意帮我?这话你自己信嘛?我实话告诉你,这高鼎并非如你所想,他和叶飞的二哥叶楚生有过命的交情,叶飞在他看来,恐怕早就当作了自己的兄弟,不过就是与你虚与委蛇,潜伏罢了!”

江秀兰听着这般话,哪里能够接受。这高鼎和叶楚生的事情,她早就知道,甚至还是高鼎主动告诉的。所以,陆瑶这般话,根本说服不了她,然而让她更生怨气和恨意。

然而怨恨根本无济于事,陆瑶的修为远胜于她,而且帮手也很强大。看起来虽然形单影只,但已然掌控全局,她一个弱女子,根本无力施为。

极为无力地,她瘫倒在地,无声缀泣。

“秀兰,不必为我伤心,我还没死!”

就在此时,高鼎咬着牙,一字一顿,赫然开口。言语一落,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身周有更多的虚空裂痕蹦出,似乎要将他彻底隔离出这个世界。

他微微仰首,冲着秀兰咧嘴一笑,笑得格外灿烂。然后便是看向不远处的乌白,苦涩道:

“先生说得倒是不错,这世界之力,果真是有些其妙啊!”

他听从了乌白的忠告,无意沾惹世界伟力。但是陆瑶和李玄感早有算计,事前便准备让他牺牲,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唉……”

乌白叹息一声,只觉得非常可惜。龙阵众人,也是有些感叹。

高鼎“背叛”叶飞,原本让龙社龙营,很是不耻。但是见得他这等下场,却是有些怜悯,生不出丝毫开怀之意。

“高兄,今日之事,陆姑娘和我也是迫不得已。你安心去吧!有一整个世界为你陪葬,这般施法,已然足够壮烈了!”

李玄感开口了,一脸郑重的神情。但是看在四周人眼里,却尽是厌恶。

残害背叛自己人,居然还如此冠冕堂皇,简直人面兽心!

“呵呵……”

高鼎看了一眼李玄感,对于这个自己不久前解救的人,却是没有想象中的怨恨。似乎耳旁,还有对方三年被困,恢复自由身后的感激之言。

“说来我还真是自作自受,想当然的以为,打开两界通道,叶飞可以受益,我那兄弟可以受益,我也可以高兴。但是现在看来,却只是我一人妄想!”

他一脸自嘲的神色,看在龙社众人眼里,却更加觉得可惜。原来,高鼎刚才的举动,乃是此等考虑。

“你放心!叶飞不会有事的。你今日的功劳,日后会记在叶楚生身上,安心去吧!”

陆瑶冲着高鼎重重地点了点头,她对于刚才的举动,并没有什么愧疚。大义之下,别说是舍弃高鼎,哪怕就是牺牲她自己,她也愿意,所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安心?和你们这等人在一起,我如何安心?”

前一刻还很平静的高鼎,此番言语一下子高亢起来,显得分外激动,他周身隐隐有些血迹,世界之力裂开虚空,同时也撕裂了他身体。千百道沟痕在他脏腑间,滴着淋漓的鲜血。

“今日你们可以阴谋牺牲我,来日叶飞,以及我那兄弟,又何尝不可以牺牲?”

“你在玄隐堂似乎很有身份,但我想,未尝没有可能,你有一天也会成为棋子。不知那时候,你是否还能说出此言?”

如此质问,一下子激荡出众人心绪,群情激昂,龙阵隐隐躁动。

然而陆瑶对此,却是面无颜色,冷笑着看着高鼎,道:

“你说得都对,事实就是这样。在我玄隐堂大义面前,任何人都可牺牲。”

她说得大义凛然,但是听在旁人耳里,却是如寒冰利刃,直刺心房。

李玄感似乎分外认同这般言语,微微点头,神色间,隐隐有一丝疯狂。

然而深渊巨舰上,柳若舞看着这一切,却是一脸挣扎,情不自禁,对着陆瑶问道:

“为了所谓的大义,就可牺牲旁人。那我请问你,这和我柳家待我,有何不同?我柳若舞一心加入你们玄隐堂,为的就是挣脱家族的枷锁,若是玄隐堂也只是这般,我三年多来行事,又有何意义?”

如此一问,陆瑶却是呆住了。柳若舞的事情,她非常清楚,很是怜悯,同时对龙象柳家,也很是不忿。

然而此刻质问下,她似乎也成了这等曾经憎恨的人物,这微微有些可笑啊!

她无言以对,柳若舞那里,却是已然有了答案:“说来,我还是被你们骗了。三年前要牺牲幻音坊的几位师姐,眼下却是又牺牲一力衍化虚界的高鼎。有朝一日,我柳若舞也可被牺牲!”

此言一落,她微微低头,看了看脚边昏迷的叶飞,纤手一翻,隔空一点。

“你干什么?”

陆瑶面色大骇,柳若舞此番分明是要解开叶飞的禁制。若是让叶飞清醒过来,以对方神秘莫测的手段,恐怕未必没有可能破坏眼下局势,这可是她不愿意见到的。

“柳姑娘临头悔悟,比高某强了一分。不过事情已经结束了,这世界之力,已然彻底衍化,我根本控制不住。”

高鼎声音低沉,言语一落,张开双臂,凌空一跃,却是冲着金冠上悬浮的,正在徐徐崩溃的小世界奔去。

他面带微笑,视死如归。也不知那世界之力加持,给了他何等改变,却是真愿意在此牺牲。

龙阵众人为此动容,陆瑶李玄感露出满意的微笑,瘫坐在地的江秀兰,却是缀泣不成声!

柳若舞看着这一切,神情很是古怪,有自嘲,有痛苦。她理解不了,为何这等时刻,高鼎有世界伟力在身,却还是心甘情愿,一心赴死。

“世界之力,虽可衍生万物,幻灭造化。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只依赖所属世界。一旦世界崩溃,加持世界之力的人,或是生灵,定然愿意一同赴死,这是最终的归处!”

叶飞缓缓起身,站在柳若舞身边,微微清吟,显然是在解释高鼎慨然赴死的举动。

“为什么?那小世界崩溃,留在此处就可以了,何必要为此陪葬?”

柳若舞泪眼朦胧,清冷面容,早已消失不见,而是一脸的柔弱,似乎整个世界观,已然彻底崩溃。

“等你修行到了深处,会明白的!”

叶飞未曾多加解释,这般言语,听起来更像是敷衍。

柳若舞这里,一瞬间梨花落雨,哭得稀里哗啦,身躯颤动,之前被巫煞怨力侵蚀颇深,此番隐患终于暴露,眼前一黑,就要栽倒在地。

叶飞一见如此,下意识的伸手,一下子将柳若舞揽在怀里,才堪堪支撑住柳若舞的身体。

柳若舞清醒过来,往日往事,恐怕羞怒交加,但是这等时刻,却是没了其他顾虑,俏脸埋在叶飞怀里,泪水婆娑,打湿了叶飞衣衫。

众人目光都盯着慨然赴死的高鼎,并未注意到这一幕。不过陆瑶和李玄感却是一直心有戒备,此番已然注意到了叶飞,一脸凝重。

待得高鼎进入金冠上悬浮的小世界,他二人才算是松了一口,似乎已经大功告成。

然而叶飞看着这一幕,却是古怪一笑,道:“事情还未结束?你二人现在高兴,未免太早了吧!”

此言好似一块巨石轰入深潭,掀起滔天浪潮,在场所有人都被吸引过来。

只见叶飞言语一落,随手探向腰间,赫然取出一块方石,凌空一抛,这方石迎风便涨,化作一块山岳巨碑,镇压天地,直接没入那就要彻底崩溃的小世界当中!

石家庄长安区医院预约挂号
新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宁波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银川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