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探访京城守桥人织补匠说话靠吼双腿震得直抖

发布时间:2019-07-11 10:28:54

探访京城守桥人 “织补匠”说话靠吼双腿震得直抖

“探访京城守桥人”调研报告(上)   昼伏夜出的织补匠   说起北京的桥,人们就会想到那首老歌,“北京的桥千姿百态,北京的桥瑰丽多彩”……北京有468座造型时尚的立交桥,与古老的金水桥、十七孔桥、银锭桥、卢沟桥相映成趣,交织出独特的北京风韵。然而您也许不知道,为了保障这些立交桥的安全,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总是在您熟睡的深夜挥汗如雨,清晨时分,他们默默离开,身后留下一条平坦大路,他们就是被称为“织补匠”的桥梁养护工人。近日,跟随桥梁养护工人体验了“织补匠”的辛劳。  今晨在现场  说话一直靠吼 双腿震得直抖  今天凌晨1时,喧嚣了一天的京城陷入了沉寂。然而,在南四环的科丰桥上,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的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他们要为科丰桥更换伸缩缝。  入秋的京城,夜晚已经有了深深的凉意。可是工人们穿得并不多,他们说“穿多了干活不方便”。深夜是他们的最佳工作时间,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因为科丰桥的工期只有8天。  伴随着大型机械车的隆隆声,一条条旧伸缩缝钢筋被拆除出来。一条一米长的钢筋就重达六七十斤。刚刚经过凿击及电焊的钢筋还带着余温,粗糙的钢筋表面很扎手,但工人们却顾不上这些。项目经理王智勇在现场忙前忙后,一会儿指挥挖掘机作业,一会儿组织工人进行施工,同时,还要为现场20几位施工人员的安全负责。就着路灯,他不时看看表,想要按时完成任务,伸缩缝的拆除工作必须在凌晨2时完成。  王智勇说,科丰桥的伸缩缝不是很多,一共有4条,每条大概18米长。伸缩缝是桥梁构造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气温变化、混凝土收缩、桥梁墩台沉降等因素影响下,桥跨结构会产生变形,从而使梁端发生位移。为适应这种位移并保持桥上行驶车辆的平稳,必须在桥面的两端之间以及桥梁和桥台背墙之间设置伸缩缝。桥梁伸缩缝一旦损坏,就会导致跳车、噪音、漏水,影响行车安全和桥梁使用寿命。为保障桥梁的使用寿命,立交桥的伸缩缝一般每5年更换一次。  伴随着施工车辆的轰鸣,空气中渐渐弥散出浓重的柴油味,脚下的路面似乎也在微微颤动。更换伸缩缝的第一步是凿开路面。“路面不能凿得太深、太宽”,张敬涛师傅一边对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作业的工人。尽管渣石飞溅,可工人们一丝不苟。路面终于凿开了,趁直腰时一伸手,头发中就捋出了三块碎石子。  由于施工时间紧,质量要求高,工人们必须抓紧施工时间。“我们白天没法干活,因为施工需要封闭部分路面,那样会影响交通。按规定,我们的完工时间是清晨5点,可是更换伸缩缝后,需要再铺一层混凝土。这样的话,我们必须在3点钟就换完伸缩缝,否则混凝土的凝固时间就不够了,影响第二天早晨路面通行的硬度。”  在工人们换完一条伸缩缝后,给张师傅递上一支烟,可他挥挥手拒绝了。“别耽搁了工期,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说完,张师傅和工人们一起,挥锹干了起来。整整一夜,他们忙得再没工夫和聊上几句。  凌晨1时30分,来到西南四环的看丹桥。当晚,看丹桥也正在更换伸缩缝。不同的是,看丹桥采用双层伸缩缝技术,厚度达50厘米,因此施工技术难度更大。  赶到看丹桥时,工人们正在拆除旧伸缩缝。虽然有大型工程车“帮忙”凿开路面,可工人们要把碎石铲走。拿起铁锹加入工人们的行列。一锹下去,路面硬的出奇。几锹下来,手臂开始发酸、发麻。而工程车发出的巨大噪音,使得近在咫尺的人说话都要“吼”,站在桥面上的双腿也微微颤抖。工人们说,有时他们会有“后遗症”,早上下班了,双腿还是感觉震得直哆嗦。[1][2][3]下一页“娇气”路面 夏穿雨衣冬铺毯  王智勇说,更换伸缩缝过程中最难的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次日通车时,都要保证路面的平整。“像今晚这样,旧的伸缩缝拆除后,地面会留下一个个坑,但这些坑是不可能留到次日的,必须用混凝土将坑填平,待到第二天夜间,再将混凝土全部挖开,装进新的伸缩缝。”反复作业是枯燥而辛苦的,工人们一般夜间作业,上午休息,下午进行培训。而管理人员就会更辛苦,有时连上午都不能休息,还要进行筹备工作。最忙时,可能会昼夜不合眼,连续一周下不了工地。  不论是看丹桥,还是科丰桥,施工现场都停着一辆后勤保障车。车中放着帆布、塑料布、雨衣等防雨物资。工人们说,每到冬季,车里还会拉着电热毯呢。原来,天气是桥梁养护的一个大敌。有时遇上突如其来的降雨,工人们顾不得自己穿上雨衣,也要先给路面铺上帆布、塑料布,生怕影响第二天的通车。而冬季夜间气温低,混凝土的凝固又需要一定的温度,所以冬季施工后,尽管工人们被冻得手冷脚凉,但路面上必定要铺好暖暖的电热毯。  追问撞桥原因  三大因素造成立交桥频被撞  养护一座桥梁尚且如此辛苦,修复受损桥梁则更是麻烦。  截至今年9月30日,全市发生货车撞桥、卡桥事故就达14起。而从2007年至今,17座立交桥因强烈撞击而被迫更换主梁,直接经济损失更是高达1400万元……经过多日走访调查发现,三个原因造成北京撞桥、卡桥事故不断。  1  辅路净空“缩水”  说起北京城区的“挨撞专业户”,安华桥可谓名不虚传。据不完全统计,这座桥大约每年要被撞击20次左右。今年5月份,安华桥更是被逆行的超高车辆撞坏桥梁。而在9月17日凌晨,这根换好了没多久的桥梁竟然再次被超高车逆行撞坏。目前安华桥东向西方向辅路已经封闭,新桥梁正在制作中。在安华桥看到,桥身修补的痕迹至少有两处,桥梁和桥整体的颜色不一,桥栏杆更是伤痕累累,很多地方已经露出了钢筋。  根据国家《城市桥梁设计规范》规定,一条道路应采取同一净高标准,如通行各种电、汽车的城市道路净空应在4.5米,非机动车道净空可在2.5米至3.5米之间,人行道净空2.5米,高速公路、一级道路、通行双层汽车的道路净空为5米。  可是,二、三环上的立交桥当初在设计时,辅路供非机动车使用,所以净空较低,通常只有2.5米至3.5米。后来为了缓解主路压力,机动车也可从辅路行驶,或是走辅路盘桥掉头。这就造成辅路净空“缩水”的情况。目前,安华桥双方向的辅路上都架设了两根限高杆,主路的限高为4米,辅路则是3米,足足差了1米。  2  标识设置不合理  今年7月18日,一辆超高大货车撞上了西四环蓝靛厂桥,造成桥体南侧第一根横梁错位,出现了一个梯形大裂缝。由于桥梁形状较老,需要重新制作模具,再做桥梁,整个修复工程大约持续了50天左右。其间,只能靠临时搭建的长方形垛子支撑着“受伤”的桥体。  蓝靛厂桥前没有限高杆,只有限高标志上写明此桥限高3.5米,过往居民都说,蓝靛厂桥“不太受重视”,沿途的大多数路标中并没有标明这条路上有蓝靛厂桥,很多第一次途经的司机便不能及早避让。这里平时过往的施工车辆比较多,有时候看着水泥罐车恨不能擦着桥洞子开过去,就像杂技一样。  从2001年起,北京陆续在二、三环路上的立交桥前安装了限高防撞架,目的就是提前拦截超高的车辆。据一线交警介绍,导致撞桥事故高发首当其冲的原因是桥梁限高标志牌设置不合理。多数限高标志牌距离防撞架太近,等司机看到限高标志牌后,往往来不及刹车;即使刹车了,但由于刹车距离太短,车辆还是会撞上防撞架。还有的限高标志牌不太明显,影响了司机的判断。前一页[1][2][3]下一页3  司机法制意识淡薄  今年7月14日清晨,一辆水泥罐车由西向东从辅路穿过上地桥,结果被卡在了桥下。现场救援人员想尽各种办法施救,轮胎放气、救援车拖拽,水泥罐车就是“不动窝”。直到当晚10时,救援人员无奈之下只好将车顶超高部分锯掉,才让水泥罐车脱了身。而此时,上地桥桥身已被剐出几道深深的伤痕。  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打了这样一个比喻,立交桥就仿佛我们手心向上平举手臂,当外力从臂弯处自上而下时,我们的胳膊肘会自然弯曲,保护胳膊不受损伤。但如果从臂弯下向上给力,或者是从侧面施压,我们的胳膊就好像上了“老虎凳”,自然会承受不住受到伤害,立交桥也是如此。在桥梁设计时,考虑得最多的是桥梁的承重,卡桥、撞桥事故对桥梁来说都是意外伤害。  三项举措防止撞桥  那么,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撞桥、卡桥事故呢?  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实际上,多部门协调合作,每年都在做这件事,目前主要采取了3项措施。一是在桥底加装黄黑相间的轮廓标,轮廓标采取反光设计,司机在夜间也能一目了然。二是设置双防撞架,目前北京很多主干道都加装了双防撞架,就是为了避免第一个防撞架被撞倒时,后面接连而来的大车直接撞击桥梁。三是在立交桥区采用超高预警装置,预警设备分别安装在离桥50米至200米范围内,当激光检测器检测到有超高车辆通过时,立即发出信号给声光警示设备及视频抓拍设备,启动现场声光警示器,持续提醒司机车辆超高,立即采取相应措施改道绕行。( 景一鸣)

前一页[1][2][3]

开微商城需要多少钱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订货单管理软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