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零六章 魔教第一妖女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5:10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零六章 魔教第一妖女

吴锋心下一寒,暗思这盛大小姐竟然戾气如此之重,动辄杀人。¤,

但定睛看时,并无鲜血,也没听见惨叫之声。

那青年却是不知道怎么挂到了木柱上,拼命挣扎着。

原来那刺剑打飞了青年头上的皮帽,扯着长长的头发一同钉进了柱子里,头发一根未断,全部给镶嵌了进去,青年自然就被提着头发挂在了柱子上。

青年的头发似乎颇为坚韧,并没有被拉断,但也就导致他被稳稳地挂在三米多高的木柱上。木柱牢固地扎根在地面上,毫无倒下的趋势。

几个奴仆模样的少年飞奔上来,高叫着:“世子殿下!世子殿下!”

他们不敢放倒木柱,柱子上是他们部落的图腾。

青年试图将刺剑从柱子上拔出来,但刺剑上依然流转着一股电一样的流光,他将手贴近去,立马痛叫起来。

奴仆们扯住他的腿,试图将他拉下来,却令青年越发痛得呲牙咧嘴。

最后,青年终于忍痛拔出小刀,割断了自己的满头长发,啪嗒一声跌在地上,因为割得仓促,头发好似被狗啃了一般,惨不忍睹。

他不敢再讨没趣,悻悻然离开了。

“如果在当众丢脸之后,他还敢继续求见,大小姐説不定还会见他一面。”狄临剑低声对吴锋道。

言毕,他并未通报,便直接走入帐中。显然盛醉香已经知道了他要回来的消息。

过了一小会,狄临剑走了出来,对吴锋道:“进去罢,大小姐对你很有兴趣呢。”

他拍了拍吴锋的肩头,却没有再进去的意思。

吴锋步履悠然,推开帐帘。踏了进去。

刹那间,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天地,一股惊人的香气,猛地向他鼻孔中袭入,令刚自空气污浊的帐外走进来的他反而有些透不过气来。

帐内铺着鲜红色的驼绒地毯,自地面向侧面延伸。将整个大帐内表面都包裹起来,只在dǐng上留出通风采光用的天窗,透发出一股惊人的亮丽。毯面上时有凸起之处,那是被覆盖住的支撑木架。

大帐侧壁上,悬着数幅仕女图,色彩鲜明,精工富丽,以吴锋的眼光,自然能看出都是名家手笔。

帐门两侧。有两位身着修身青色衣裙的俏婢,见吴锋进来,向他裣衽作礼。她们身上的衣裙裁剪极为合度,姿态也是十二分的恭敬优雅,神色宁静柔顺,眼波轻闪,却带着一种莫名的勾人魅力。

吴锋目光向前延伸过去,只见一扇极大的折叠式檀木嵌玻璃屏风曲折而立。将大帐割断成了两部分。玻璃上以涂料抹成白色,绘制着花鸟图案。因此并不能看到里头。

屏风前方是红木制成的茶桌茶椅,桌上镶着一大块制砚用的黑石,上头摆了整套茶器,布局极是优雅。

这大帐的前半部分,布置是明显的中土风格,典雅精美。配着大红色的背景,更显富丽之态。

屏风分割大帐,只在边缘处留下一个小口子,却和帐门并不相对。也就是説,盛醉香是让刺剑绕了几个弯子之后。准确地钉住那名叫阿勒颇的青年,将他挂到了图腾柱子上。

吴锋转动脚步,踏入内帐,香气骤然越发浓烈馥郁,而他则是刹那间几乎被晃花了眼。

进到内帐,风格又突然一变,墙上都是西洋式的美人油画,镶在红铜打造的边框当中,色彩比仕女图更加明艳。地上也摆放着西洋人雕制的大理石雕像,竟都是半裸或全裸的女子,但神态却典雅圣洁,令人难生亵渎之念。

屏风在这一面则镶上了金边,绘上了西洋女骑士纵马射猎的图景。

大帐最深处,摆着一张纯银四柱床,接合部镶着夜明珠和钻石,莹光闪烁。床上铺着大红色的丝缎,挂着紫红色的纱幔,隐约可见一名绝丽女子侧卧其中,好似海棠春睡。

女子身着一袭红衣,头发也是鲜红的颜色,虽还看不清容颜,却已觉气质高华无比。

狄临剑曾对吴锋説过,盛醉香父亲盛宣怀是柔然人,母亲却是西极的白肤人。她的草原姓名叫做香吉娜?帕苏尔——柔然人和西极人一样,都是姓前名后。

帕苏尔是芦名教教主家族盛家在内许多家族的草原姓氏。狄临剑原名金盛备,而金家的草原姓也是帕苏尔,也就是説金家与盛家同源而出,是帕苏尔家族的支流。草原上渐渐受到中土影响,也奉行起了同姓不婚,这时候主家和各分家有不同的中土姓氏,使得帕苏尔家族的各脉之间仍然能正常联姻,稳固彼此之间的关系。

而香吉娜,则是典型的西极名字。

这大帐的布置,以一张屏风分割成中土风格和西洋风格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却同样地精美富丽,什物的摆放和布置,处处皆见匠心。盛醉香生活奢华,以葡萄美酒沐浴之名可谓闻名遐迩,今日一见,果是名不虚传!

床上传来一声低低的哼吟,声调慵懒柔婉,勾得人耳根发痒。

紫色纱幔缓缓拉开,一张金丝薄毯也被掀起,却是只见一名身形纤弱的小婢满脸羞红,自红发女子怀中钻出,飞也似穿好绣鞋,不敢看吴锋便逃到外账去了。

若只论姿色,外头那两个侍女已不在梦绮舞之下,这名小婢更可与渚烟相当。

盛醉香手中却是攥着一只高脚水晶杯,杯中盛着血红色的葡萄美酒,与她白皙胜雪的肌肤相映衬,色彩越发分明。

胡人本就皮肤较中土人稍白,盛醉香又更有一半白肤人血统,自然是説不出的冰肌胜雪,白皙比起云海岚还要稍胜一筹。

盛醉香扫了一眼吴锋,只见眼波盈盈如水,却又有一种火一般的热力。被吴锋瞧见方才的情景,这魔教妖女却神色自然,毫不避讳。

她转回目光,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红唇轻轻一吸,便把唇角残存的酒水引入口中。神态説不出地优雅华贵,仿佛女神降临凡尘。

喝干酒液,她缓缓将水晶杯放在床头。轻轻穿上床下镶着紫水晶的木屐,盛醉香纤腰轻摆,款款向吴锋走来。

她身着一袭血红色连身绸裙,以一匹完整的布料裁剪而成,光润无比。胸口只是微露,较云海岚那套衣衫露出两个雪腻半圆,竟还显得保守不少,只是这连体长裙完全无领,胸上到香肩一片空白,将肩部美好的弧度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绸裙边缘缀着白纱,以珍珠装饰,她裸露的双臂上也挂了一对羽纱短袖套,尾部镶着金边。颈项上的装饰是一条挂着鸽血红宝石和钻石的混金项圈,无风轻扬的满头红发上,插了一朵硕大的玫瑰发花。

她鼻梁高挺,双瞳带着微绿,眉峰浓如墨染,容颜典雅,并不是绝dǐng妩媚,但这一派慵懒奢华的逼人红艳,却是直灼到人心里。

她的酥胸虽然也称得上丰挺,但是比起云海岚和梦绮舞的潮翻浪涌,其实是要稍逊一筹,只不过腰肢却是极为纤细,仿佛风中弱柳,给人以轻轻一碰只怕便要断掉的错觉。

若以容色论,盛醉香虽已是极美,但也只是和云海岚相当。当年云海岚勉强算洛邑京第一美女,盛醉香自然也称不上风华绝代。只不过云海岚的美似月华,柔和沁人,盛醉香却好似灿烂的初阳,有着更加直接的杀伤力。云海岚淡淡的体香,似夜间素白的幽昙,而盛醉香天生异香,体香浓郁绝伦,如万朵玫瑰,同时绽放。

随着盛醉香的行走,几diǎn鲜红的玫瑰花瓣,被她从身上抖落。

吴锋这才发现,在这殷红的大帐中,到处都diǎn缀着晕红的玫瑰花瓣。

他心下暗忖,是了,若只是体香的话,怎可能如此浓郁逼人?

但他骤然又发现,这些玫瑰花瓣,以及四周摆放的花瓶中所插的玫瑰,虽然逼真,却都是以布料剪裁而成,是纯粹的装饰品!这无比袭人的芳香,完全是自盛醉香那莹白胜雪的肌肤中透发而出。

盛醉香绝非那种常见的纯以妩媚勾人的妖女。她的美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艳光逼人,令人难于呼吸。远者闻其艳名,多生绮念,近者却觉其容光难以逼视,反倒敬畏如神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零六章 魔教第一妖女

,如狄临剑便是如此。

“岩仓门下白衣营谢衣,拜见盛姑娘,得窥芳容,荣幸之至。”吴锋微躬行礼,含着浅笑道。

“真是客气。”盛醉香嫣然轻笑,眼波流光:“临剑説得对,果然是极其可爱的男孩子呢……”

她説这话时,偏偏神色极为自然,看不出半diǎn轻佻之意。

只见她轻划玉指,赞道:“才十四岁就这样美貌,长大了该不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吴锋一滞,盛醉香刚见面就説这个,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于容貌,吴锋确有足够的自信,毕竟不光是梦绮舞,就连云海岚也曾多次对他的秀美容颜表示过赞赏。但是“美貌”“倾国倾城”这样的词汇用在他一个少年身上,总是觉得有diǎn奇怪。

这红发丽人,还真不愧是魔教第一妖女啊……未完待续。。

白山治疗妇科费用
酒泉好的治性病医院
宿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电话是
北京国仁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