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达沃斯论坛激辩资本账户开放正反面

发布时间:2019-06-09 09:46:11
老年人阴部潮湿是什么原因
尿不尽中药调理
慢性前列腺炎失眠怎么办

9月10日,在上海自贸区挂牌进入倒计时之际,中国顶尖经济学者和政府官员齐聚大连,在21TIME(2013)论坛上,针对现在是不是启动人民币国际化、开放资本账户的合适时机等热点议题,进行针锋相对的辩论。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浦东新区服务局局长施海宁作为支持启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开放的乐观派,强调现在是以开放促改革的绝佳时机。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则强调要谨慎推进,指出了过快启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存在的巨大风险。

虽然乐观派和谨慎派都无法说服对方,但邵宇最后强调,下一个十年非常关键,中国干得好就是欧美,干得差就是拉美。

乐观派:上海自贸区地位相当于深圳特区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将上海自贸区的意义等同于当年深圳特区的设立,他说最近常想到的一首歌是“1995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而到了2013年,现在又有人在中国的东海边划了一个圈。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向本报表示,此次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上世纪80年代5个经济特区、1990年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以及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有同等的重要性。上海自贸区应该在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IPP(泛贸易投资合作伙伴关系)、PSA(复边服务贸易协定)发挥重要作用。

EIU首席经济学家罗宾 布(Robin Bew)在专访中向本报表示,上海自贸区与TPP和所有贸易谈判改革一样,重点在于该地区能够放弃多少核心利益,包括国有垄断、资本限制等等。

邵宇的这种提法得到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的共鸣,曹远征强调上海自贸区的正式名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他解释说,这个命名中上海是在括号中的,所以实质上也强调了这是中国国家层次上的自贸区,而且强调是“试验区”,表明会在金融领域有很多创新。

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施海宁赞同曹远征的观点,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激动人心的概念。他眼中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彻底融入全球经济的最后一个过程。”

施海宁说,人民币自由化首先是人民币跨境结算,而第一笔人民币跨境结算就是2009年在上海进行的,“当时一年才几十亿规模,根本没想到发展到现在一年几万亿的规模,增长非常快,”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人民币还将发挥贸易支付、清算、投资和分配手段。

施海宁也强调,人民币国际化还需要很多配套措施,例如国外需要清算行和代理行,国内也需要有清算机构,此外还需要离岸和在案,这也是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原因之一。要实现这些,就要求在资本项下有投资机会,实现市场化和自由化。

现在我们都在翘首以待上海自贸区在月底前挂牌,不论是从中国经济增长、对外开放,还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角度来讲,都是把利率和汇率、以及在资本项下人民币可兑换,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试点,最终使得人民币真正意义上成为国际化货币,在国际上有话语权。

在这方面,上海浦东在建设自由贸易区和金融中心的过程主要做两件事情,一个是要集聚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首先我们就要提供更多空间,在陆家嘴区域现在有1000万平方米的写字楼,到十二五末期我们希望达到1400万平方米,其中2015年上海中心建成后面积达到57万平方米,这就是为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打下了空间上的良好基础。第二个是人才的储备,一旦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就需要有更多的人才跟伦敦、纽约进行竞争,这一块也是我们重点要做的。在浦东新区,在人才吸引和培养也做了工作,既包括财政的扶持政策,也包括生活上的便利。

施海宁相信,人民币的国际化的过程,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经过几年的努力会水到渠成。

谨慎派:资本开放风险巨大

但针对乐观派们的畅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提出了对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的隐含风险的质疑。

张明指出,社科院的调研发现,目前80%人民币跨境结算是发生在中国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关联公司之间的,中国企业与外国企业进行结算还是主要用。此外,由于内地在岸人民币市场与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之间存在汇差和利差,导致一些企业运用人民币贸易结算去进行套利,所以现在我们分不清人民币贸易结算到底是真实需求还是套利需求。

张明说,央行此前推进资本账户开放的一大理由是,现在是实现资本开放的战略机遇期,金融危机后欧美资产价格低,这有利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优质资产。此前有消息传出说中国将在2015年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但张明说这并不是一个最佳战略机遇期,因为届时中国企业负债会达到高点,实现资本账户开放后一旦外部出现问题,银行业风险非常大。

而一旦市场开放,国内居民想把自己的存款弄到国外去,这个风险也很大。再加上美国有可能在2015年开始加息,2015年开放资本账户很难逃脱资本外流风险。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陆家嘴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对资本账户开放也比较谨慎,他认为在当前资本账户开放面临三大障碍。

第一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已不可持续,无论环境问题、污染问题、腐败问题,还是收入分配,货币超发等现实矛盾都已经浮出水面,在这样的关口是非常容易引发经济和金融危机。所以在对经济潜力预测不乐观的情况下,开放资本市场是非常愚蠢的,后果是很难预料的。

第二个障碍在于,中国资产泡沫非常严重,而国外市场资产价格已经相对较低,。刘胜军说,在这种情况下开放资本账户,他本人就会卖掉上海的房子去美国买房,而这样的行为就会造成大量的资本外逃。

逃离中等收入陷阱

针对张明的质疑,施海宁非常直接地逐一回应,他首先指出现在跨境人民币结算以上海和香港之间为主非常正常,因为目前美元仍垄断国际资本市场,人民币国际化要一步到位是不现实的。他指出,人民币一定是最先在亚太市场起步,逐渐走向拉美、非洲市场,最后进入欧美市场。

针对人民币跨境结算中的套利因素,施海宁也认为是正常现象,“动机和结果不是同一件事”,只要最终促进了人民币国际化,即便跨境结算时出于套利目的也没有什么关系。至于资本外逃问题,施海宁认为目前资本外逃的一个原因因为这个“资本管制闸门”的存在,很可能取消这个闸门之后,人们反而不会着急把资本转移出去。

施海宁说,在自贸区里面将会首先进行汇率市场化和利率市场化,然后资本项下也逐渐开放,但要注意这仅仅是在自贸区28平方公里范围里做的试验。自贸区的政策与关内是隔离开的,不过之间又有一个连接通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自贸区内的政策在三五年内可能就会向外扩散,而这也正是自贸区试点的意义。

邵宇也并不担心资本外逃,他强调,只要中国继续保持增长,资本逐利的特性令它不会轻易撤出中国。他指出,现在很多有钱人把资产转移到海外之后,还是会绕一个圈子再把钱投回中国,也正是因为中国的高增长。

邵宇说,他觉得下一个十年非常关键,中国干得好就是欧美,干得差就是拉美。因为现在中国人人均GDP在6500美元左右,如果按照现在每年7%的增速,10年后就接近13000美金,就已经冲出了中等收入陷阱。

17岁少年捐心 23岁女孩换心
媒体调查:九成受访者不愿意延迟退休
两岁男童小腿被虫咬后溃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